首页 快陪练APP快陪练 快陪练APP关于我们 快陪练APPApp下载 快陪练APP
你不能忽视的罗伯特·舒曼的音乐
钢琴大师 | 2019.8.26

在西方音乐史上,大凡作曲家都是文学的低能儿,贝多芬的书信中充满了错误的语法,肖邦为躲避对朋友的回信故意远游他方,而舒曼在文学上表现出出众的才华。十五岁的舒曼一心想成为的不是音乐家,而是一位诗人。他的文学天赋来自吟咏弥尔顿诗歌的父亲身上,“每一天夜里/我主要寻访的却是你,峋山和山下/洗濯你的圣足的流水潺缓的百花溪泉”,这样的诗句对舒曼的诱惑远远超过音乐。尽管他七岁时就作了一支钢琴圆舞曲,十岁组织了一支少年管弦乐队,他把许多热情投入了分行的文字里。到了十五岁,他已是许多抒情诗,三部戏剧和两部长篇小说的作者了。“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对文学无限向往的舒曼说,“我自己并不知道,我是不是一位诗人,命运总有一天会决定”。直到他34岁以前,作为作曲家的舒曼名气还很小,人们把他看作女钢琴家克拉拉·维克的丈夫、一位活跃于欧洲乐坛的音乐评论家,美学家和预言家。“他是音乐中的约翰·保罗。和这位他最崇拜的诗人一样,他能把日常生活中的事情化为最崇高的意思表达出来,有时则又能渗透在深远的哲学的沉思里。”

舒曼一生在音乐评论生涯中最大的贡献是创办了一份音乐周刊《新音乐报》。关于创办的原因,舒曼说:1833年底的一个晚上,在莱比锡集合了几个青年音乐家,为了交换对艺术音乐方面的思想。当时德国的音乐状况是不能认为特别乐观的。在舞台上还是罗西尼在统治着,在钢琴方面,几乎只有海尔茨及熊坦之流在称霸。而在我们中间生活着贝多芬、韦伯、舒伯特的时候可说刚刚过去不久。是的,一颗新星门德尔松正在升起,关于一个什么波兰人肖邦的神奇故事也传到我们耳边。于是有一次在热情的青年人的头脑中产生了一个思想:‘我们不要作一个闲着的旁观者,我们应当努力,好改善我们的事业,使得诗在艺术中重新占有尊严的地位。’”这本刊物在欧洲影响了十年之久。

 


限时活动
免费领取50分钟1对1体验课程
适合人群4 - 16岁青少年
免费预约体验课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