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陪练APP快陪练 快陪练APP关于我们 快陪练APPApp下载 快陪练APP
德彪西的气质:如何让“光”洒进音乐 III
钢琴大师 | 2019.8.22

从学生时代起,钢琴大师德彪西就是一个性格反叛的人,在巴黎音乐学院那段时期他已经树立了“和声与乐理无法无天”的名声,他不屑于蹈袭故常的教学方式,还以自负的言论和做法表明自己的艺术理念:“惊奇的人们啊!难道你们在听那些和弦的时候,就不能不考虑它们的名称和特性吗?它们从哪里来、又将发展成啥样儿,难道一定要知道吗?用耳朵听着,这就够了!要是你们还听不懂我说什麽的话,现在就去校长那儿告状吧,说我在这里虐待你们的耳朵!”——这就是他对同学们发表的观点。他就是带着这种执拗的脾气进行着反传统的探索。此类事例不胜枚举,其中就有他和老师吉罗关于和声问题的争吵和他对身边那些作曲家的讽刺——从前辈到同龄人,几乎没有谁没被他挖苦过。比如他说夏庞蒂埃的歌剧是“很好地满足了人们享受低廉美感和愚蠢艺术的需要”;把格里格的音乐比做“塞满雪花的粉红色甜品”等等。一直到他成名后,还在献给女儿的作品《儿童乐园》中以一曲“老顽固博士”讽刺克莱门蒂的写作技法。他把人人倾慕的罗马大奖称之为“肮脏的大奖”,而对于自己获得的这个奖项更是毫无兴趣!音乐对德彪西来说完全是为了自由展现自己的想像空间,他预见到这种做法势必会震惊和激怒某些人,但他却为此而感到开心。他说:“我必须致力于成为一个伟大的艺术家,这样我才敢保持自我、并为自己的信念牺牲受苦。”时间证明,德彪西的确做到了这一点——通过对异域音乐素材的熟练运用和对传统调式与和声体系的颠覆,他的突破迎来了成就。他不仅保持住了思想个性,也保持住了独特的艺术形态;而他对同行们的尖刻嘲讽,从反方向证明了他自己作品中所具有的细腻、精致和拔俗的品位。

仅从器乐作品的角度看,我们可以对德彪西的音乐作个粗略的概括,那就是早期创作甜美清新,显示出弗兰克、马斯内等后浪漫派作曲家抒情风格的影响,但已渐渐燃亮了新异的火种;中期糅合了画作和诗歌等时代美学精髓,以大自然为主要写生对象,展现其中的精微意境和幽秘诗情;晚期手法日趋洗练,通过多部钢琴套曲突出了简洁而明确的音乐指向,时常挂着嘲讽或可爱的童趣;并以三首奏鸣曲回归到他以前曾经反对的拉莫的传统形式中去。德彪西于1918年辞世,他创立的印象派乐风至今已延续了一百多年。这种艺术精神后来由另一位法国作曲家拉威尔继承了衣钵。遗憾的是印象主义纵然名垂乐史,人们却总是在体验了新鲜的感觉后再次回到浪漫乐派的温床中。对于这个结果,德彪西许是早有预料,在和朋友肖松的谈话中,他曾建议“非但不能公开传播这门艺术,反而要成立一个秘密的音乐组织,以极少数人去探索它的奥秘”,因为他认为一旦让音乐泛滥开来,它就遭到了破坏。这个观点颇耐人寻思,德彪西是不是在目睹了浪漫音乐泛滥媚俗的境况之后才突发奇想,要借助他理想中的秘密组织来保持他的气质、保护他的“印象”宠儿呢?


限时活动
免费领取50分钟1对1体验课程
适合人群4 - 16岁青少年
免费预约体验课
回到顶部